一錘定音!婚宴司儀執生秘技

 

上,拍膊頭找好朋友做是再正常不過的事,不過,「意外就是意料之外」,面對突發場面,一般人等都會手足無措,應付不宜,隨時令大婚日蒙上污點!立即請教資深又專業的,分享十個處變不驚的

 

 

IL: (右)

VC:(左)

 

1.    開場白除了自我介紹 ,怎樣可以更有趣?

 

 

IL:試過有對新人喜歡音樂,我便與樂手配合,介紹新人的愛情故事期間,間斷地唱出他倆最喜愛的歌曲,令整個開場充滿音樂感,最後新人連同兄弟姊妹一起唱著歌進場,有如表演一樣吸睛。又試過要新郎先在賓客群中找十個寫上愛語的紙牌,才能帶新娘子進場,一開始便與賓客們互動。

 

 

VC:如果有外國特地回來的賓客,我會提及該國家名稱,例如:「英國嚟嘅朋友,你地坐左喺邊?」以增加互動性。假若一對新人有任何有趣的拍拖、相識經歷或求婚趣事,我都會簡單介紹,讓開場白更有意思。

 

2.    遲遲未開席,如何安撫賓客?

 

IL:我會上台預告中的節目、禮物、婚紗照等,既拖延時間又讓人期待。另再視乎新人的父母和兄弟姊妹情況,讓他們成為席前主角。例如邀請他們上台說幾句,平時不會跟新人說的話,通常都會很感人。

 

VC:由於大家都對新娘子較為寬容,所以有時少不免會以「新娘子想以最靚一面見大家」來做擋箭牌,然後安撫大家「一對新人好快會出埸,請耐心等候。」

 

3.    想邀請賓客玩遊戲,但台下賓客全無反應,怎麼辦?

 

IL:可嘗試親身下台,誠邀賓客參與。或看出那些賓客比較active,多加幾句讚美的說話都很容易搞定!

VC:其實近年都較少有玩遊戲的環節,但如果有,我會事前跟兄弟姊妹團夾定,請他們上台幫手示範及幫忙帶動氣氛。

 

 

4.    有人飲醉大叫,如何控制場面?

 

IL:如果他會衝上台,絕不可以交咪給他,咪一定放身後。在保持距離下,解釋:「今晚節目緊湊,我跟新人商量一下,安排時間讓你說話/唱歌,請問你坐哪一圍?」既表示尊重又避免尷尬。

VC:我會說:「呢位朋友真係戥一對新人非常之開心,我代表新人多謝佢,但係開心之餘亦都希望佢唔好打擾到其它賓客。」

 

5.    台上新娘喊至不能自己,怎辦?

 

 

IL:「相信這一刻新娘子都有很多心底話,不如大家等待她平伏一下再講?」情況許可下,可將支咪交予新郎,有保護新娘子的意思。

 

VC:「新娘子對於大家能夠抽空嚟佢嘅大日子真係好感動,新娘子有數之不盡嘅說話想多謝大家,不如大家比d掌聲支持下最靚嘅新娘子。」

 

6.    新人意外打破香檳杯,怎辦?

 

IL:「落地屏開花、富貴榮華」太老套,可改為「新人的愛的火花真係好激烈!」又或顧左右而言他,問攝影師:「呢個位置係咪影唔到?」轉移注意力。

 

VC:其實新人打破香檳杯係意料之內的事,所以我會預先安排多幾隻杯,我亦會以「一對新人係特登去打破隻香檳杯去慶祝」打圓場,隨即叫人準備「真係飲嗰隻」去祝酒。

 

7.    太多人排隊拍照,男女家分配不均,次序應怎安排?

 

 

IL:先跟父母長輩們談天,發現其中一方獨佔了拍攝時間,可禮貌地問一句「不如先讓男/女家拍幾張,唔介意架可?」通常沒人會說「介意」,而順利將台交予另一方。如果有人插隊,同樣一句「唔介意去後面排隊架可?」一樣能解決。

 

VC:影相環節是婚禮最常出現事端的一環,我會預先跟新人交待及預備賓客名單,將客人分類,以男女家交替的方法安排拍照。

 

8.    中場有甚麼建議環節,可令精采一點?

 

 

IL:外來的表演隊伍永不及新人的個人化表演吸引。也試過有新人互相寫情信予對方,透過短片或現場讀出,也相當感人。

 

VC:現時一般都不會編排太多環節,流程太緊密未必得大家歡心,一般拋花球、live band或者感人的致詞足可以令婚禮enjoyable。

 

9.    新郎致辭時dead air ,怎樣打圓場?

 

 

IL:「新郎是個務實的人,做多過講,行動最實際!說話唔多唔緊要,最緊要將來都能以行動表示愛意就好了!」

 

VC:「新郎哥有太多人想多謝,都唔知由邊個開始多謝起,因為每一個賓客喺佢心目中都好重要,我地比d掌聲支持下佢先。」然後示意他望望身邊靚靚的新娘子,深情對望一刻都令賓客看得入神。其實這是拖延時間,讓他冷靜及想想,如果持續dead air就會引導他說話。

 

10.    你的難忘執生事件是怎樣的?

 

 

IL:曾經歷新娘在證婚一刻暈倒!工作人員立即在台上支起屏風遮擋,有賓客欲上台探個究竟。我便打圓場:「新娘子為了婚禮太緊張有點不適,大家千萬別緊張,比少少空間和空氣,讓新娘先休息。」我就繼續維持現場氣氛。最後,新娘休息了2小時後在台上再進行證婚和敬酒儀式,送客時我也邀請賓客們親身到新人身邊祝福好了。

 

 

VC:試過有一場婚禮到開席時間還沒有見到新人,突然見到新郎和兄弟在電梯門口出現,然後場內男家賓客全部離席走!新娘隨即叫人列印離婚協議書。結果全晚都由新娘一人「完成」這場「分」禮。這時候相當尷尬,說話語氣不能太過喜慶,但亦不能悲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