結婚這回事

 

我曾經統籌過大大小小不同的婚禮,跟過百對從不認識的新人由買賣合作關係進化成戰友。是的,是戰友。一場婚禮,有時好比打仗,不過對手並非敵人,而是身邊最親的各種人,甚至是新人自己。

 

在見盡新人的愛恨情仇,聽過了他們的愛情故事,分享過他們內心的掙扎和秘密,陪伴他們過渡重重難關後,我們之間親厚得如像閨蜜一樣,會探討更多婚禮以外的話題,例如,他們會問我想要一個怎樣的婚禮。

 

「哈哈,一個籌辦過這麼多婚禮的女生,應該對婚禮麻木了吧?」

這是他們一貫的開場白。

 

專門辦婚禮的人,的確會對每項細節變得特別挑剔,每辦一場婚禮,心裡都會想著「將來我的不要這樣」,或者「這個我可以參考一下」。有時不過是出席婚宴,職業病就會發作,老是皺眉頭。可是在看過了幾百次新娘進場,二人宣誓婚約之後,每次再看還是滿心感動。

 

我一直幻想將來的証婚儀式要在半島酒店的花園套房舉行,穿上Pronovias的優雅婚紗,看著維港那廣闊而繁華的地平線走向我的未來,晚上在對面的洲際酒店大排筵席,以木製裝飾走簡約古典風格,配上顏色鮮明的向日葵作點綴,光是想想已經覺得十分奢華。

 

如果我堅持這種奢華,恐怕到老也未能找到肯跟我的那位吧。所以,婚禮是甚麼樣子並不重要,最重要是找到那個跟我對望之時,我還會怦然心動的人。

 

我的還未出現,不過我處理的客戶當中,也有些人的對象並非自己的真愛。也許是等不及了,也許是錯過了。

 

同樣是,可是結局盡不相同。他們的故事又是怎樣的呢?

 


我是一個編劇。
我的最佳劇本,就是自己的人生。
我是一個作家。
請在我的文字裡找我。
www.facebook.com/inwordswelov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