流乾眼淚,能換來甚麼?

我應該一早告訴Sherry,這個男人不值得。當她在為了婚禮忙得一頭煙時,Eddie只忙著向其他女生獻殷勤。

 

她跟Eddie拍拖八年了。Eddie求婚的時候,只是跟她說︰「我們應該了。」

 

在他而言,是例行公事,人生必經階段。一個男人必須成家立室,才算是男人,否則他就對不起Sherry為他付出的這八年青春。

 

我個人覺得,這八年青春當送給你好了,不必內疚,這個錯她有份鑄成的。儘管如此,也請你從她往後的幸福生活裡滾出去。

 

「是時候了,我該修心養性。」Eddie曾經如此跟他的死黨說。

 

可是,黑色的烏鴉不會變白天鵝。一個玩家說自己該收手了,第一個犧牲者就是一直擺在家裡充當後防和保護牆的所謂「正印」,因為他會突如其來的對你好,給你強烈的希望,看似美好的將來,然後不知道哪一天,直接把你丟進絕望的深淵裡。

 

做玩家的女人,要有插盲雙眼流血淚也不要把話說穿的覺悟。溝通是不管用的,他誰都不在乎,一句「我就是這樣」,你能奈他何麼?你一句愛他,有必要弄得自己血流成河嗎?

 

拍拖八年,一年,還是敵不過外面的花花世界,又有了別人。這一次,Sherry終於醒了。誰信婚姻能令一個玩家修心養性,誰就要為此付上代價。

 

「我流乾眼淚,能換來甚麼?」Sherry都不哭了,呷一口威士忌,半醉似的問。

 

傻妹,以後就該知道,要用眼淚換來的都不是甚麼好姻緣,就省點力氣,別哭了。

 


我是一個編劇。
我的最佳劇本,就是自己的人生。
我是一個作家。
請在我的文字裡找我。
www.facebook.com/inwordswelov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