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想聽你說願意

Nelson穿上未婚妻一早幫他訂造好的西裝,來到沖繩的這間白色教堂,坐了好久。

這一天,親友們應該早就到了,熱鬧地寒暄著;伴娘們像粉紅蝴蝶在場內飛舞一樣,親切地招呼著賓客。伴郎們應該早就醉了吧,男人在這些節骨眼上總是靠不住的,他的未婚妻常常這樣笑說。

他的未婚妻為了這場婚禮,買了一套漂亮的婚紗,還親手改裝了背部的設計,好讓她的背看來更性感,因為進場後大家都只能看她的背,所以她很著重這個部份。Nelson還沒見過她穿上婚紗的樣子,她說是要保持神秘。

可是,她永遠都無法再穿起這婚紗了。

這白色教堂,是她最喜歡的。她說要花童們進場時灑滿一地粉紅色的花瓣,最好的姊妹淘全都來送她出嫁,還有她最愛的父親會挽著她的手,把她交托到Nelson手裡,然後站在一旁跟母親默默地看她長大成人。

她走了,這個世界彷彿突然黑了,沒有燈。

在車禍的現場,她來不及跟Nelson說再見,Nelson也來不及聽她說那一句「我願意」。她靜靜地伏在那散架了的的士內,聽著他們準備在婚禮上播的歌,帶著那未來的美夢離開人世。

在醫院裡、家裡、夢裡也沒再聽到過她的聲音了,他還有很多話想說啊!Nelson想感謝她把婚禮準備得這麼完美,想跟她說聲抱歉,自己是如此粗心大意像個孩子,想跟她說多一萬遍「我愛你」……

婚禮取消了,Nelson卻堅持獨自飛到沖繩,一個人坐在教堂裡幻想所有的情節,幻想她穿上婚紗來到他面前,笑說一聲「我願意」,然後禮成,她就成了他的妻子。

只差一步,就是天荒地老;可惜了這一步,成了生離死別。

人最大的遺憾不是沒有夢想,而是有話未曾講便已經要撒手離開。

如果現在的你有伴侶在旁,請好好地捉緊他的手,你還有時間把心底裡的話,慢慢講。

 


我是一個編劇。
我的最佳劇本,就是自己的人生。
我是一個作家。
請在我的文字裡找我。
www.facebook.com/inwordswelov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