屬於爸爸的婚禮

 

中產人家最不幸。錢又不夠有錢人多,卻又不得不顧著面子做人。中產家庭嫁女或娶妻,絕不可以馬虎。即使新人的經濟能力負擔不起也好,喜歡過二人世界也好,終究他們都要為父母辦一場體面的婚禮。

 

Daniel 就是這樣的出身。父親是個商人,媽媽是位校長,他本人雖說好歹也是個會計師,可是要在五星級酒店筵開四十席,還要置業,他跟未婚妻淘光積蓄也做不到。本來是要旅行的,不得不順應父親要求,在旅行後補辦婚宴,招呼父親的同行和客戶。

 

在很多人看來,這是一場周年晚宴一樣的活動,一樣有抽獎,一樣有表演節目,也有人上台演說,不過今次的主題是「」而已。

 

「爸爸說,用紅色和金色做主題好了,其他顏色不要。」

 

「老爺是做茶葉買賣的,給客人的回禮就用上等普洱禮盒好了。」

 

「爸爸問他有幾多分鐘講話?能多請一位叔父上台致詞嗎?」

 

「爸爸話……」和「老爺喜歡……」這種開首不絕於耳,看見新人對婚禮表現出來的積極,像是幫公司搞晚宴,多於自己搞,我就有點替他們難受。錢是爸爸出的,他愛怎樣就怎樣。可能是家教好,新人從沒有表現出一絲不耐煩或出言頂撞,並享受著他們唯一的自由——挑婚紗禮服。

 

到了婚禮當日,一切就跟平常的婚禮沒兩樣。到場我才發現,這四十席當中只有兩席是新人的朋友,另外兩席是新娘家人。一對新人落力微笑,像是會動的佈景板一樣,拍照時間就站在背景前,入席後就坐在主家席,乖乖地聽著父親致詞講自己的奮鬥史,然後陪他四出敬酒,整晚都沒怎樣好好坐下來過,別說是吃了。

 

整晚下來,我相信笑得最真心和最燦爛的,就只有新老爺了。

 

因此,如果你碰巧有位中產朋友,她/他沒請你去飲喜酒,別怪他們,我相信你去了也會覺得索然無味。

 


我是一個編劇。
我的最佳劇本,就是自己的人生。
我是一個作家。
請在我的文字裡找我。
www.facebook.com/inwordswelov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