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是嫁給你媽嗎?

「媽媽說喜帖還是紅色的好。」

「媽媽說這窗簾顏色比較不透光。」

 

在籌備婚禮的過程裡,Shirley恨透了這些「媽媽說」。

 

Patrick的父母只有他一個兒子,自小父母離異,全靠母親細心照顧,因此他特別孝順。出身社會後,上繳家用是薪金一半,平常也多在家吃飯,因此沒太多娛樂和消費,也沒幾多個朋友,算是一個十分乖巧內向的男人。

 

Shirley偏偏看中了他顧家孝順,不煙不酒,而且還很羞澀慢熱,不太會交際。Shirley覺得自己既是平庸之輩,也到了適婚年齡,男人的花言巧語,甚麼熱情甚麼火花也是假的,還是一隻婚戒一個承諾最實際。當然,這個男人也要有擔當得起一個家的能力才行。在她眼前的Patrick乖巧聽話,會賺錢養家,而且專一老實。以這些標準來說,Patrick是個可遇不可求的筍盤。

 

只是沒想到她要嫁的這個男人不只慢熱,還要每事先問過媽媽意見。最初她覺得Patrick可能是尊重母親意見,後來才發現他除了會孝順會工作外,根本甚麼都不懂。他的戶口沒啥錢,因為都儲在媽媽戶口裡!想要他拿一分一毫去個旅行買甚麼貴重禮物,還要得他媽媽首肯。

 

情人節,Shirley親口揚言要收花,他才懂得送,因為媽媽說「浪費」;生日,他連吃個高級點的西餐也不會享受,別說開瓶紅酒細說甚麼浪漫了,因為媽媽說「住家菜最健康,飲酒傷身」;平常晚上12點要回家了,因為媽媽會「擔心」。

 

現在連辦一場婚禮,每次問他意見,永遠只有「媽媽說」。她一想到將來要如何跟Patrick媽媽說家用重新分配,他們將來要搬出去住這些問題時,總會頭昏腦脹個不行。

 

Shirley真的受夠了。

 

「我到底還要嫁嗎?」

距離婚期愈來愈近,Shirley開始有點想反悔。

「我究竟是嫁給他,還是嫁給他的媽媽?」

 


我是一個編劇。
我的最佳劇本,就是自己的人生。
我是一個作家。
請在我的文字裡找我。
www.facebook.com/inwordswelov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