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們的家養了她的狗(三)

他抱住Deda在別人傘下,自己半身都濕了但Deda滴水不沾,難度很高吧。恐怕抱著小狗的是另有其人,他才是撐傘的那一個。這個「好心人」,應該是關係很深吧!

 

「再想下去,是要為了下雨撐傘這種事吵架嗎?」心裡面的我立刻提醒自己。

 

我要相信他。沒有相信,這段感情就會消失。躺在他身邊的是我,他管接管送貼心呵護著的人也是我,我沒有懷疑他的理由。
然後,某個星期五晚。

 

Deda莫名奇妙地突然腹瀉嘔吐,輾轉難安的,嚇得我們魂飛魄散,立刻送牠到醫院。獸醫很細心地檢查,懷疑牠是胰臟炎,要留院。Daniel一聽到胰臟炎就眉頭深鎖,一臉凝重,我能做的只有輕輕捉住他的手,給他一點支持。

 

「夜深了,你先走吧,我想多陪Deda一會。」Daniel摸著Deda的小腦袋,跟身後的我說。
「獸醫都說了,牠的情況不算很嚴重。一起回家早點睡,明天再來探望牠。」我試著表現輕鬆點,讓他不要覺得太悲傷。
「我只想靜靜地陪牠多一會。」Daniel冷冷地說。就像我在這裡妨礙了他甚麼似的,我也別自討沒趣了,於是轉身離開。

 

在我踏出診所後,就發現她來了。

 

Daniel肯定不知道我對她所知的有幾多,才會如此大意。我知道她的名字,看過她的面書,知道她有一輛車。我在診所門外才走了幾步,就看見她的車子,看到她在司機位上等著,她也看到我了。

 

短短一秒間,我腦裡轉過千百種念頭。要上前打招呼嗎?要友善嗎?要安慰嗎?要兇嗎?要質問她怎麼在這裡嗎?

 

我就好像發現了Daniel偷食的證據一樣,整個人發麻發熱,瘋狂地心跳。

 

她望著我,我望著她。她繼續坐在司機位上,我繼續走我的路。我不再望著她,故作輕鬆地離開。我是怎麼啦?扮作明事理嗎?扮作不介意嗎?

 

我走到角落處躲了起來,偷偷地看著診所正門,她也隨即下了車走進去。

 

我覺得這刻我能做的,只有回家。

 

她是Deda的前主人,她有權來關心,有權來探望。可能是怕尷尬,因此Daniel才要故意支開我。
只是,我開解不了自己。

 


我是一個編劇。
我的最佳劇本,就是自己的人生。
我是一個作家。
請在我的文字裡找我。
www.facebook.com/inwordswelove

 

 

圖片來源:Cassie.@favim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