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們的家養了她的狗(二)

 

「他有保護私隱,隨時出入的自由。」一直都是這樣告訴自己的,愛一個人,要尊重彼此的生活空間。我們才同居了一陣子,未能適應拍拖與同居的差別而已,別胡思亂想了。

 

 

拍拖的時候,我們很少相處,他總是很忙。我們要見面,很多時候都是我在等他出現,然後一同回家過夜,次日他會載我上班這樣子,偶爾才有機會吃個飯。慢慢地,他開始比較閒了,我留在他家中的時間多了,問他拿鎖匙方便出入,他總會輕巧地轉移話題。

 

「有我陪著你出入,你還要鎖匙幹嘛?」他會溫柔地揉著我鼻子,輕佻地道。

 

曾經我懷疑過他是否在外還有人,吵了一架。過了沒多久,他竟然又輕易地把鎖匙交給我,任我自由出入了。雖然摸不著頭腦,可能是著緊我吧,既然他擺出誠意,我也要相信他。

 

我坐在沙發看電視,想等他散步回來,忽然就聽到窗外有點雨聲,沒多久就淅瀝嘩啦地落起大雨來。他肯定沒帶傘,應該還來得及轉身回家的,於是我就等著開門,結果等了十分鐘多了,他還沒回來,打電話給他聽也沒聽。

 

「難道是在避雨,沒空接電話嗎?」我不由自主地擔心著。

 

外面下著雨,他還是沒消息,時間一分一秒過得特別漫長。盼了大半小時,他終於抱著Deda回家了。

 

「你跑到哪裡去?濕透了吧?」我緊張地迎接他們。
「我顧著牠,弄得全身都濕了。」Daniel抱著毫髮未濕的Deda回來,我立即拿出毛巾替他抹身。
的確他是濕透了,可是左右兩邊的濕度有差別。他沒有帶傘,一路也少有遮蓋,很難弄成這樣的濕法。
「有人替你打傘嗎?」我故作不經意地問。
「為什麼這樣問?」他立即看看自己的衣衫,然後笑著說:「真是甚麼也瞞不過你!是呢,途中遇到了好心人,應該是可憐我們Deda順道給我打傘吧。」

 

我沒說話,沒告訴他,我留意到的事。

 


我是一個編劇。
我的最佳劇本,就是自己的人生。
我是一個作家。
請在我的文字裡找我。
www.facebook.com/inwordswelove

 

圖片來源:《格雷的五十道陰影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