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們的家養了她的狗(四)

我回到我們的家,看著這裡的每一處,看到屬於她的痕跡。有她買來的相架,正放著Daniel一家的合照;有她買的鬚刨,Daniel說很好用;有她買的一整套廚具,我們還在用來做飯,我有笑說過謝謝她的貢獻。

 

 

今天這一切,異常刺眼。

 

兩小時後,他回來了,直接進了房,看我躺在床上刷電話。我看他一眼,他的眼神中有點閃縮,猶豫了一下,隨即換上一副皮笑肉不笑的微笑。

 

「你梳洗好了嗎?」他問。
「洗好了。」我答。
「那我去洗澡了,你先睡吧。」他伸伸腰,表示自己累了,逕自走進洗手間。
「等等,」這一刻,我實在有話卡在喉嚨裡,很想吐出來。把他叫停了,他正看著我,等著我發話,我卻不知如何開口。
「怎麼啦?」他溫柔地問。
「紙巾快用完了,我怕我忘了,趁著記得提提你。」到我換上一個笑臉。

 

我竟然看到他好像鬆了一口氣!

 

「我還以為是甚麼呢!」他笑道。
「你心情好像好多了,Deda好轉了嗎?」我看他的笑臉,愈看愈覺得虛假。
「牠睡得安好,很快會好的。」他沒有了在診所那種愁雲慘霧的心情。
「明天我們一早就去探牠好嗎?」我說。
「好!」他爽快地點頭,然後往洗手間去。

 

平常他會把手機一併帶進洗手間,形影不離,可是今晚不知何故,他就這樣撒在床上。我做了幾番思想上的掙扎,鼓起勇氣拿起了他的手機。

 

按鍵,屏幕亮了;按密碼,進入了;我的心跳一步一步加速起來,連自己聽著都覺得吵耳。我死盯著那Whatsapp的圖案,手不期然抖震著,可是我仍然毫不猶豫地按進去。

 

呼了一口氣。

 

Whatsapp裡排第一的人,不是她。我一邊偷看,一邊凝神靜聽著洗手間的動靜。她的位置大概是十幾個後吧,上次的通訊記錄已經是兩個月前,都是瑣碎事。這樣的乾乾淨淨,反而刺激著我的直覺。

 


我是一個編劇。
我的最佳劇本,就是自己的人生。
我是一個作家。
請在我的文字裡找我。
www.facebook.com/inwordswelov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