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們的家養了她的狗(七)

 

「明天妳幾點上班?」他問我。

 

我還未從剛才激動的情緒中緩過來,大概臉上發紅,他盯著我的臉看,我裝作繼續看電腦,只顧著打字沒看著他。

 

「往常一樣時間吧,怎麼啦?」我故作平靜。
「沒甚麼,剛巧早上我要先去妳公司附近開會,可以順道載妳上班。」他溫柔地笑道。

 

這種溫柔,令我心寒。如果我不知道他背著我做的這些事,可能我會很興奮地跳起來,感謝他送我上班。只是,現在我演不出這種戲來。
他沒看穿我的沉默。或者,他隠約覺得了我有不對勁,只是不想多問而已。

 

*** *** ***

 

次日早上,我按他的劇本演出。回到公司,我的心一直懸在家裡。

 

「是時候要面對了,捉賊拿贓,還等甚麼?」

 

11點,我請假回去。我沒有一口氣衝回家,反而躲進了家門旁的後樓梯裡,連接了家中的wifi,用電腦看著二人的whatsapp對話,靜靜地等待著。

 

12點,她每一下的腳步聲,直搗我的心臟,狠狠地刺痛了我;然而,最令我覺得窒息的,是她沒按門鈴,而是從袋裡找來了鎖匙開門。

 

這是Daniel一直遲遲不給我鎖匙的原因吧?因為另一條就在她手上,我這條是他特別配的。我是第三者,我是多餘的,一直都是。

 

我躲在後樓梯處,很想哭,很想大叫。不,要忍住!

 

我多等了十多分鐘,平伏了一點情緒才出場。

 

打開鐵閘,我聽到內裡突然一片混亂聲;打開大門,就看見了他慌張寸亂的樣子。

 

「妳怎麼回來了?」他緊張地問。
「我不舒服,請假回家休息。」我拿著紙巾擦鼻子,一口氣走進了大廳,看見桌上的飯菜,很精緻,很細心,翳在心裡的那團怒火終於找到了爆發點。我指著桌上的菜,聲音都抖震著的質問他︰「這…是誰的?」

 

我氣沖沖地拿起她的碗,一下就摔破在地,嚇了他一跳,死盯著我,好像腦袋失靈似的。

 

「人呢?是誰呀?」我大聲咆哮著,把她的一雙筷子往他身上扔。

 

沒多久,她就主動從洗手間走出來,跟我對望。

 


我是一個編劇。
我的最佳劇本,就是自己的人生。
我是一個作家。
請在我的文字裡找我。
www.facebook.com/inwordswelov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