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們的家養了她的狗(六)

 

吃早餐的時候,反覆無數次,我也在想著乾脆把電腦推到他面前,來個歇斯底里的咆哮質問。可是,我還是努力地安慰自己,他只是協調一下我和前度的探病時間,沒甚麼的,別多心了。他就是愛我,才如此小心翼翼吧。

*** *** ***

 

 

Deda住院的這段時間,我沒有再撞見過她。當然,我知道這是誰的功勞。

 

現在,我好像上癮一樣無法自拔地偷看他的Whatsapp。多虧了自己旺盛的好奇心,我才知道他跟前度沒聯絡原來是個假象,他們基本上每天都有聯絡,平時沒跟我說的,全都跟她說,連家人朋友同事,甚麼也講,我卻只能像隔著牆偷聽的!

 

我該拿他們怎麼辦?尤其是知道了Deda是他們共同的心頭肉,他還是稱呼她作「Deda媽媽」後,我又該如何待牠了?

 

「Deda病好之後,一切就會好了。」我不斷告訴自己。

 

他把我這幾天的沉默,當作跟他一樣在擔心Deda所致。他好像覺得我們是心意相通一樣,時常緊緊擁抱著我當作安慰,卻不知我心裡真正在想甚麼。

 

我沒有擔心過你的狗,真的。

 

一星期後,Deda終於回家了,身體慢慢回復健康。Daniel鬆了一口氣,心情明顯好得多,還要下廚給我弄點好吃的。看著他開心,我也跟著心情好轉了點。

 

晚飯後,我們一起坐在沙發上看電視,才不一會,他就起身往洗手間去。我知道,是她發短訊來了。

 

「明天我能上來嗎?」她問。
「中午時間吧。」他答。
「好耶!」她說。

 

我在自己電腦看到這一段對話,幾乎眼前一黑,心臟快要跳出來。她要上來,然而我的他卻瞞住我准許她上來?

 

洗手間傳來沖水聲,然後他緩緩地走了出來,問我一個他平常沒問過的問題。

 


我是一個編劇。
我的最佳劇本,就是自己的人生。
我是一個作家。
請在我的文字裡找我。
www.facebook.com/inwordswelov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