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們的家養了她的狗(九)

我一個人坐在梳化上哭了很久,滿腦子都在想著該如何辦。

 

「Deda是我們感情裡的最大障礙,沒了牠,我們就沒問題了吧?」我開始琢磨著牠要如何消失,才能徹底了斷。既然他的前度不能收留,還有沒有別的朋友願意照顧牠?不,他們一樣可以相約一起去探小狗。故意遺棄牠?不,Daniel跟她一定會發瘋似的找回來,搞不好只會是弄巧反拙。讓牠意外過身嗎?

 

我怎可以這樣想的?為了得到一個人,喪失人性,這還是愛嗎?

 

我還可以怎樣?容忍嗎?離開嗎?

 

 

突然間,我不知怎的心血來潮,趁著Daniel不在就去了他的書房,翻了他深深藏著的一個箱子來。那箱子存放著他過去的回憶,我一直都知道,一直也避著不去看。箱子裡放在好幾本她親手製作的相冊,裡面的每張相每段字,都讓我呼吸不了。他們一起慶祝Deda的生日,一起穿著情侶裝,他親手做過蛋糕給她慶祝拍拖周年,也有一隻送不出去的求婚戒指。他在照片上的笑臉,是我都沒有得到過;Deda的生日,我也沒有被知會過。

 

他曾經說過不喜歡慶祝甚麼紀念日和生日,看來他不是不喜歡,而是經歷過最深刻的,以後就再也提不起興趣了。

 

說甚麼愛我,可能他也曾經以為是真的;我也瞎了,把他對我的不細心都全部忽略掉。

 

在這個家裡,我永遠是個外人。無論我如何去愛他,他也給不了我最深的愛。也許歲月靜好,以後能提煉出深厚感情來,可是這種關係靠的不過是憐憫和責任,一旦說穿了,我能這樣毫無自尊地留在他身邊嗎?

 

我慢慢地把她的東西重新放進去,那微微刺痛的感覺剛好,讓我清醒了點。

 

「回來吧,我們好好地談一談。」我發短訊找他。

 


我是一個編劇。
我的最佳劇本,就是自己的人生。
我是一個作家。
請在我的文字裡找我。
www.facebook.com/inwordswelove

 

圖片來源:favim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