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們的家養了她的狗 (十)

我和他坐在廳中,Deda依然天真瀾漫地在我腳邊玩玩具。他不發一言,彷彿在準備領受我的脾氣。

 

「你愛我嗎?」我劈頭就問。
「愛。」他想也沒想就答。
「你真心相信自己是愛我的嗎?」我笑道。
「我真的不想跟你費力解釋了,你信便信吧。」他嘆了一口氣,避開了我的目光。
「不是我不去相信,你看你都做些甚麼來?」我指著仍在餐桌上的那些放涼了的菜。
「我只是怕你呷醋才瞞你!」他倒理直氣壯。
「怕我呷醋嗎?」我冷笑︰「所以天天躲在洗手間跟她Whatsapp聊天,特意請假邀請她上來吃午飯,好一同慶祝Deda的生日吧?」

 

他一臉「你怎麼知道的」的神情看著我。

 

 

 

「是啊,我剛剛才知道今天是Deda的生日,因為你選擇不告訴我;我也是偷看你的Whatsapp才知道你瞞了我這麼多事,因為你選擇不坦白。你認為我會呷醋,所以選擇隱瞞,但其實你想隱瞞的是你還愛著她的事實。」我心平氣和地接著說︰「你跟她自欺欺人夠了嗎?有想過我跟她男友的感受嗎?」

「你偷看我的電話?」他想轉移話題搶攻。

「我還偷看過你藏在書房的箱子。」我都乾脆認了。
「那我們之間也沒啥好說的吧?你都這樣做了,你都認定了!」他彷彿在責怪我侵犯私隱和冤枉好人。
「我愛你,想跟你一生一世,你卻把我當成甚麼?床邊擺設的毛娃娃嗎?你還想我怎樣?」我實在忍不住,最後也激動起來。

 

此時我的電話響起。

 

「喂,你到了嗎?我等一下就來。不用了。」我簡短了說了兩句便掛線,他倒是用心地留意著我的對話。
「是男人吧?」他懷著強烈的妒意猜著。
「是啊。是我哥,他來替我拿行李回家。」我邊說邊起來,走進房裡把兩件行李推出來,打算離開。
「我以後帶Deda見她,你也一起去好了嗎?」他突然擋在我面前,態度軟化下來,想要講和。
「沒用的了。」我定定地看著他的臉,忽然心裡一痛,眼淚就想要湧出來,我努力地吸了一口氣,保持冷靜地道︰「由你選擇說謊那一刻起,有些事實我已經知道了。」

 

當我推著行李踏出門口時,Deda還興高采烈地想跟著一同出門,我停下來把牠抱起,最後一次摸著牠柔軟的毛,溫柔地跟牠說︰「以後,你就好好地陪著他吧。」

 

我把Deda抱到他手上,轉身離開了這個家,離開了他。

 


我是一個編劇。
我的最佳劇本,就是自己的人生。
我是一個作家。
請在我的文字裡找我。
www.facebook.com/inwordswelov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