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vertisement

【7月準新娘李璧琦專訪】Becky勇敢走出童年陰影,深信兩人總比一人好!

常言道「家家有本難唸的經」,在鎂光燈光環下多才多藝的李璧琦(Becky),你以為必然是贏在起跑線的幸福一群?非也⋯⋯聽Becky微微咽哽憶述家裡那段冷冷冰冰的灰色童年,霎時間明白,獨立硬朗的李璧琦原來是由破碎的童年碎片,一塊又一塊武裝成堅強外殼。然而,每當Becky說起朋友、談到未婚夫,頓時卸甲,展現出Becky欠缺信心的柔弱一面。幸好,今日的李璧琦,終於被愛滿滿包圍,綻放勇氣走出童年陰影,也讓這位7月準新娘願意重新踏進婚姻,重新相信,兩人總比一人好。

李璧琦專訪becky兩人總比一人好

P.S. 片尾有Becky X 著名婚紗設計師 Noel Chu 的揀婚紗貼士!

李璧琦專訪becky兩人總比一人好

Noel Chu @Noel Chu Atelier

 

B:李璧琦 Becky

S:shebrides

 

S:童年時發生什麼事?

 

B:小時候有得多記一世的畫面,那些畫面可能包括嗌交和間屋好靜,因為冷戰,大家空氣和氣氛好像靜止了,又或者很多人在家,但大家也當大家透明,這些感覺令我覺得好凍、好驚,好怕我自己建立一個家庭時都是這樣,那怎麼辦?若不是我們都有共同信心和信仰,我想我們也沒什麼可能可以繼續下去。

 

S:怎樣認識未婚夫?

 

B:其實我們在2007年時已於共同朋友的生日派對上認識,因為那位共同朋友每年也會搞生日會,所以我們由2007年至2014年,每年也會見一次,不過其實我從來也不知他叫什麼名字,我們的開始也是最老土那種,2014年時他問我拿facebook,說剛影了些相想之後傳返給我,於是就開始傾計,後來到他說了想我做他女朋友後,他就聲稱2007年那時候已經看中我。

 

李璧琦專訪becky兩人總比一人好

 

S:第一次約會的印象?

 

B:最好笑時他第一次約我時,同一時間在同一個外地機場,有另外一位男士約我第二日同一時間睇戲,只是那位男士約我睇中國的超級英雄,這位男士就約我睇美國隊長,怎揀呢?好明顯啦,所以最終我沒有看中國超級英雄,睇了外國超級英雄,這就是我倆第一次去睇戲。那時我心裡想男士約人睇戲那麼畸形,不是應該約你睇浪漫電影嗎?點解是超級英雄?後來他說因為他不想太著跡,追女仔不能一來就擺到明,那樣就不酷。

 

S:與未婚夫一起的Becky是怎樣?

 

B:這個問題我們剛剛前幾日討論過,因為我和他食飯時倒瀉東西,我並不是一個運籌為握的人,其實我是會倒瀉東西、會跌東西、食食吓不知去了哪裡,那時他突然停了望住我:

 

我問:「做咩呢?」
他說:「我希望其他人可以看到你這一面就好了」
我問:「這面是什麼面?」
他說:「平時你的工作給人覺得你是主持,主找當然不出錯,當然要樣樣都知道啦,但其實你真人根本很是
求其、士但、無所謂,最初認識我時都是見到那個我。」

 

因為他是外國回來,所以不是看太多電視和香港傳媒,所以他最初認識我都是與真人溝通方式,他說如果一早認識那個我,可能會好驚,未必會追我和與我傾計,但原來真正的我是這樣的。

 

他說:「好啦,現在你有了這一面,我又鼓勵你讓更多人認識你這一面,可能會有更加多人了解得你更深呢!」

 

好多朋友發現我倆性格都是凸,我在很多朋友心目中很獨立,有主見,實行性很強,所以他們覺得我很凸,很向前;他在他的工作上行動力也很高,解決問題的速度也很快。你幻想下兩位也類似這樣,其實兩位也是凸,如果大家在一起一凹一凸比較好,這個在我們身上是倒轉。我和他的性格完全是像月亮和火星般遠,沒有共通點,我們做的運動、朋友、圈子、喜好全部不同,只有一項是一樣,就是大家都貪吃,和他相處過程裡都有很多與我所想都不同。

 

李璧琦專訪becky兩人總比一人好李璧琦專訪becky兩人總比一人好

 

S:求婚禮物?

 

B:求婚時他送了一條寫住smile的頸鏈,點解會有這個字和點解會可以因為這一個動作而令我決定向前行呢?就是因為他五年前問我做不做他女朋友時,他說好希望每一日都將笑容擺在我臉上,這個就是他的目標,聽起來很糖衣包裝的說話。

 

我們頭幾年當然很開心很甜蜜,但到相處時發覺好多困難,我們兩個也是解決問題的人,所以就好像聚焦在要解決問題那種上班心情,理性的我們什麼也是效率行先,好像已經忘記了五年前所說一齊的那種開心快樂和滿足,所以當他求婚再說出來時我發覺是他了。

 

你通常問男仔幾時結婚紀念日、拍拖紀念日都要想一想,他竟然是那種會記得當初第一日邀請你做女朋友時說的那一句說話,而他還打算跟進下去,一位那麼有心想保住初心的人,就是就是大家一齊時最開心滿足的人。

 

S:求婚最難忘一刻?

 

B:他求婚時,以為是電影劇情一打開戒指,我「呀~~~」,然後即刻戴、攬住、說好呀這樣,點知我是問題兒童,我問他一世喎,更討論人生討論到一個地步,他突然說:「其實你記不記得我是跪在地上?」大家已經傾到忘記了,我仍然六神無主未有清晰思維,他就問:「那你願不願意和我一齊放手一搏呢?」

 

如果那位他有胸襟及比你更強的信心告訴你,即使你這樣翻來覆去,他都勇敢地拖住你跨過,叫我相信,但你不是信我,而是信上面那一位,當我知道這個配合不只我自己,而是從上而來的配合,那我就覺得好吧,我安樂些,有信心跨這一步,我就決定鼓起勇氣say yes。

 

當我們決定結婚後,我們都有很多問題去解決,在解決家過程我們發覺原來來自不同家庭背景會帶來很多心理袍袱,如果我們認真想新生活有新開始,的確除了我們要放低這些袍袱外,我們還要學習一些新的方法或視覺去看新生活,所以我們都有去尋求婚前輔導,亦找不同朋友傾計,去了解大家的婚姻相處是怎樣。

 

S:現在的心情?

 

B:所有可以拖手到老的伴侶都會告訴你,之後就是忍讓。忍讓這兩個字對我來說是很令人恐懼,好似困在一個籠裡,即是說你有這個身份後就會有很多規矩要遵守,有很多外面或對方給你的期望你要達到,又或者有很多其他家人會覺得你這個身份適合去做一些事你就要做,我一聽到這些覺得好似無自由和很束縛,後來我就發覺信服是當你身邊那位,他去信服的那一位就是你覺得衪不會變、衪是永遠都好、衪也會永遠愛你,假如你身邊那一位都是去信服永遠愛你那一位,那你去信服他就變得順理成章。我做了領導角色帶領了那麼多年,終於有不用帶領,已經找到我的頭,其實我很滿足。

 

S:想對所有新娘說?

 

B:所有婚禮都是不會完美,所有新娘心裡面都是想件事完美,但是請你要忍住,感受過程帶給你的感動,不要變成活動籌劃,忘記了你是事情中最應該感受所有事的那個人。

 

Coordination & Styling:Charly Lam

Video:Kieth Au, Johnny Yau

Video editing:Riva Tam

Wardrobe : Noel Chu Atelier

Special thanks for the wonderful location: Noel Chu Ateli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