婚後還想要戀愛(四)

他的外套,他的香氣,他的溫柔和從容都讓我感到無比安心,讓我情不自禁地泛紅了臉。

 

「我還以為你一直沒看見我。」我酒醒了點,坐了起來,他就幫著我扶好外套。

「我一直都在看著妳。」他淡淡然地回答,同時把溫水遞到我面前。

「是嗎?只看著我有啥用?」我喝一口溫水,嘆一口氣。

「我看見妳手上的戒指,就在想……或許不打擾才是好的吧?」他的目光轉移在我手上,我下意識就把手藏住了。

「可是,你現在還不是走過來了嗎?」我發笑。

「我不想讓妳著涼。」他木無表情的樣子,令我莫名感動。

 

我控制不了自己凝望著他,也許是我醉了,聽到自己狂奔的心跳聲響亮得就像在耳邊,臉上發燙使我不得不多喝點水降溫。也許我還未夠醉,他明明坐近了,我卻記得自己已婚了。

 

 

我們坐著聊天,甚麼都講,不知不覺聊到夜深。他知道了我的苦悶,我也理解了他的孤寂。酒吧打烊了,我們明知要走,卻默默地坐著不肯開口。

 

「送妳回家?」靜默了一會,他首先開口。

 

我沒說話,只默默地點頭。他慢慢地站起來,替我拉開椅子,扶我離開。上了的士,顛簸的車程令我特別不舒服,我想也沒多想,乾脆就倚到他肩上;他原先動也不敢動,可能是怕我摔著,沒一會就一把手摟住我的肩膀,讓我緊緊地挨在他胸膛。

 

 

我閉起雙眼,感覺到他的下巴貼住了我的額,他的鼻息與我的髮香交換氣味。的士跳了幾下,不知是借機還是無心的,他的唇像蜻蜓點水的吻著我。我伏在他胸前,聽到那急促的心跳,自己也跟著狂跳起來。我抬起頭看著他,才對望了那麼一會,唇上發燙,忍不住吻了過去。

 

我們愈吻愈發不可收拾,他纖薄的雙唇吞噬著我,舌尖互相糾纏,難捨難離。的士很快停在我家樓下,就在準備下車的那幾秒間,我已經意會到這段路無法回頭

 

「司機,不停這裡了,轉去九龍塘。」我說。

 

隨著的士載著我們遠去,我拋棄了這個家,還告訴自己,任性就只許這麼的一晚。

 


我是一個編劇。
我的最佳劇本,就是自己的人生。
我是一個作家。
請在我的文字裡找我。
www.facebook.com/inwordswelov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