婚後還想要戀愛(五)

曾經我以為這個身體不會再迎接別的男人,對其他人也沒有感覺,但這晚我終於知道,其實我並不了解自己。

 

 

他是一個很棒的接吻高手,每一個吻都像萬有引力般把我吸住;他的雙手會變魔術似的,把我變作一棵含羞草,一碰我便捲縮顫抖著,貪婪地享受著水乳交融的快感。

 

已經很久了,我沒試過這種如像瘋狂愛戀的滋味。我們之間的每一下互動都十分震撼,使我不得不緊閉雙眼低吟著。他好像一個指揮家,享受地帶領著一首交響樂章,音節時而急促時而細緻,在溫柔之中充滿渴求;我們緊握著對方的雙手,一起逃離了現實,跨越了時間,在翻騰洶湧的愛海裡沉澱,喘息。

 

常聽說「春宵苦短」,我們用了半晚享受瘋狂的熱戀,再用半晚安靜地相擁去睡,原來人生花光時間也不過像是一場霧水姻緣。

 

「吃早餐嗎?」清晨起床,他在更衣時輕鬆地問我。

「不了。」我清醒過來後,心急如焚地想著回家,怕老公回來找不著人會發瘋。

 

他趁我穿好鞋子站起來的時候,緊緊地抱我入懷。

 

「我能找妳嗎?」他溫柔地問。

 

我能答應嗎?不,我太清楚後果會如何。我能拒絕嗎?上床之前我還以為自己完事後能裝作若無其事,他這樣一個抱過來,我竟然不爭氣地心動起來。

 

「如果妳有想起我,妳知道那裡能找我。」他看我默不作聲,也知道我的矛盾吧。

 

退房後,他還是堅持把我送回家。離別前,他還吻我一下。

 

 

我站在大門前躊躇著,深怕老公就坐在沙發等著審問我,我身上完全不同的香氣便是出軌的證據。可是,我外出這麼久了,他卻連一個來電都沒有,我們是否夫妻同心到連出軌都在同一晚?

 

最後,我還是打開了門,躡手躡腳地走進去,家中凌亂一片就証明他已經回來了,這下我的心跳加速了不少。我輕柔地打開房門,就看見他熟睡在床邊。

 

對,是床邊。他應該又是醉死了,衣服脫了一半倒卧在那裡像個凶案現場。

 

從前一遇到這情況,我會緊張地立刻把他扶上床。現在,我竟是先鬆一口氣,快速地梳洗過後才去照顧他。

 

看著他,我不禁心裡吶喊著︰我出軌了,你卻忙得沒時間發覺吧?

 

我這是抱怨,還是慶幸?

 


我是一個編劇。
我的最佳劇本,就是自己的人生。
我是一個作家。
請在我的文字裡找我。
www.facebook.com/inwordswelove